地方发改部门称目前未收到传光伏标杆电价将大幅下调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6-09-30 20:38
  这份所传意见稿的全称名为《国家发改委关于调整新能源标杆上网电价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其中明确,主要三类地区的光伏上网电价分别是0.55元、0.65元和0.75元。然而,2016年7月起国内的三类地区电价是0.8元、0.88元和0.98元。
 
  新意见稿中还提及,屋顶分布式“自发自用余量上网”和“全部自发自用”的补贴也可能变为:一类地区0.2元,二类地区0.25元,三类地区0.3元,而现定价格则是0.42元,差价巨大。
  该所传文件解释电价下调的来由是,继续执行新能源标杆上网电价退坡机制。其中写道,根据当前新能源产业技术进步和成本降低情况,适当降低保障性收购范围内2018年新建陆上风电和2017年新建光伏发电等新能源标杆上网电价。光伏发电、陆上风电上网电价在当地燃煤机组标杆上网电价(含脱硫、脱硝、除尘电价加1分钱/千瓦时的超低排放加价)以内的部分,由当地省级电网结算;高出部分通过国家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予以补贴。
 
  从昨日起,一份有关光伏、风电等标杆上网电价的调整意见稿在业内疯传,今天仍有说法称文件已下发。由于这份意见稿中提及了光伏标杆上网电价的大幅下调,因此引发了广泛争议。截至第一财经记者今天发稿时,尚未发现这份文件出现在国家发改委及地方发改部门的网站上。
 
  记者今天从某省发改委内部人士处获悉,他目前并没有收到外界据称的这份文件,但他强调,“电价下调是大势所趋”。
 
  此外,今天还有传闻称该文件已下发。不过某省发改委内部人士表示,未收到该份文件。文件没有到其手里有几种可能:第一是该文件并没有下发,第二“如果是下发,要走一定的流程。”不过,他对于征求意见稿内的大幅下调光伏上网电价一事未作太多回应,而是简短地表示,“降价是大势所趋。”
 
  虽说相关部门在做一些定价时,其征求意见稿与最终定稿差距并不大,但在光伏圈内多位人士看来,即便这份新的征求意见稿确有存在,“0.55、0.65、0.75”的光伏电价不太可能是最终确定的明年上网价。
 
  去年,发改委调整光伏上网电价并发出通知的时间是12月底,而据媒体报道,彼时征求意见的时间点也是去年10月底,与目前10月的征求意见时间较为接近。
 
  当时的讨论稿曾写道,光伏发电标杆上网电价具体调整为:一类资源区价格从现行的0.9元/千瓦时,逐年下调为0.85元/千瓦时、0.82元/千瓦时、0.79元/千瓦时、0.76元/千瓦时和0.72元/千瓦时。二类资源区价格从现行的0.95元/千瓦时,逐年下调为0.92元/千瓦时、0.89元/千瓦时、0.86元/千瓦时、0.83元/千瓦时和0.8元/千瓦时。三类资源区从现价1元/千瓦时,逐年下调为0.98元/千瓦时、0.96元/千瓦时、0.94元/千瓦时、0.92元/千瓦时到0.9元/千瓦时。
 
  去年的那份讨论稿中,一到三类地区的光伏标杆价分别是0.85元、0.92元和0.98元。这一数据与2016年最终定价(0.8元、0.88元和0.98元)有着较大的变化,三个地区的数字变动了两个。
 
  而参考2015讨论稿对“2017年”的初步调价建议也可了解,当时的初定数字为0.82元、0.89元和0.96元;如今最新曝出的价格则是0.55元、0.65元和0.75元,幅度相当之大。前述发改部门及光伏企业人士都提示到:所有价格依然需要等待发改委的最终确定,还没有任何正式文件出台。
 
  一位从事光伏行业多年的浙江某光伏企业高层对最新出炉的这份网传稿有意见。他支持国家降低光伏发电价格,但他说,“如果按照网传价,这一幅度实在是太大了。以0.98元、0.88元和0.80元等三类地区价格来看,假设降低到意见稿中的0.75元、0.65元和0.55元,下调幅度为23.46%、26.13%和31.25%。而这些降幅通过未来3~5年慢慢实现为好。如今这样大幅调整的方式,不利于企业有序发展。”
 
  他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国家下调光伏电价,一方面是因退坡政策,最终达到不给企业发出补贴、使光伏能平价上网,另一方面全面推行的“领跑者”竞标方案,也影响了市场与政府的判断。近期的包头领跑者项目就已达0.52元/千瓦时的史上最低报价,“我记得包头属于一类资源区,实际的光伏电价是0.8元。如果有企业认为自己0.52元可以承受并建成光伏电站,那么即便它中标,也是自负盈亏的,这无可厚非。然而领跑者竞标项目毕竟数量不算多,是少数企业在少数地区所展开的竞价行动,不能代表大多数光伏电站投资方、建设方的意见。
 
  而锦浪科技CEO王一鸣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恶性竞争的结果将使类似锦浪这样的逆变器厂商承受较大压力,成本价或亏本卖货对企业不是一件好事,同时一些厂商会存在滥竽充数、浑水摸鱼的可能性,拿次品、劣品来帮助投标方建成光伏电站。
 
  前述那位光伏企业人士也表示,财政补贴在延迟发放,如针对2013年9月~2015年2月第六批财政补贴刚刚发出名单,因此大家也确实知道财政补贴缺口较大,适当下调电价对于政府财政支出将有益。媒体曾引述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处长支玉强的话说,截至今年上半年,该项补贴资金缺口累计达550亿元左右。
 
 
     本文来源:联合信息网    http://www.hcrckw.com
本篇编辑:admin